萍乡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星月海子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42:46 编辑:笔名

一、无可奈何的结局  海子今年45岁了,他来单位上班已经整整23个年头了。  他是九十年代初毕业的学工民建的本科大学生,虽说现在拥有着高级土建工程师的职称,可混到现在,他还只是区政府机关一名普通的公务员。象他这样有学历、资历、能力的人大多数已经功成名就了,他们不是在国有企业机构里当老总,就是在政府机关里任正科级以上的干部了。  当然也有混得不好的,那只是绝少数。  海子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没有同学们那么好的命,到如今他还只是挂着一个科级单位下属部门“副科长”的头衔,这“科长”的位子硬是空着让主管副局长去兼,但他要履行的工作职责是部门全面工作。  气死你!  这并不能说明海子的工作能力比别人弱多少,只是因为他的命运交响曲唱得不好。  诚如熟悉他的领导们所说的:“你们不要看一个人的官有多大,而要看一个人的本领有多大!”  说这句话的领导其实就是冲着海子这种情况来叨唠的,也在暗中讽喻那些没有本事做了官而自鸣得意的人。  海子就是个有真本事而没有做到官的人。  “唉,我天生就是这样的命,走到这一步来了有什么法子呢。”  “真他妈的巴不得纪委的人把那些遭天谴的狗官们一个个给抓了,省得他们来祸害良民百姓。”  海子每天喃喃自语,骂咧咧的,人家还以为他脑子有毛病呢。  究其实,他这个“副科长”当了好多年,虽说上面的“副”字从来没有去掉过,可他比科长还要牛皮些。不仅部门大大小小的事可以定夺,他还可以牵着科长、主管副局长的鼻子走路,把他们一个个给忽悠着。  在他以“副科长”的身份主持部门全面工作这段时间里,他把办公室的日常工作打理得井井有条的,他各方面的知识、经验、能力让同事们佩服不已。  现在,他每天除了循规蹈矩地上班外,业余时间就看看网络反腐新闻,打听这几天有哪些贪官被抓了,又有什么花边新闻,还不断地在网上发表自己的观点。  他是个网络文学爱好者,经常不断地在各大文学网站发表政论性的杂文、散文、诗歌和小说。  他想把自己来单位二十多年的工作经历记录下来,慰藉自己,也警示后人。用他发气的话来说:“老子就算是斗不过这些狗官们,也要用手中的笔戳得他们痛一下。”  他有一个好儿子,现在在一所名牌大学读书,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这多少给了他一点自信心和优越感。  当有人问起他儿子毕业分配后的工作走向时,他坦言道:“就是去打工,我也不会动员我的儿子去政府机关参加工作了。在这里没有关系,不会去走‘门道’,事做得最多,本事最大也没有做官的份。”  海子从来不与单位的同事们去争取一分一毫的私利,但他并不缺钱花。凭着在设计、施工方面的业务能力,他要在外面赚几个活泛钱轻轻松松的。  他也不大手大脚地花钱图享受,只是喜欢看看书、打打牌、上上网,与亲戚同事朋友们在一起悠闲着过日子。他把自己赚来的钱上交一部分给老婆这个“财政部长”外,其余的钱就悄悄地捐献给了那些同自己走得比较亲近的穷亲戚朋友。  在单位同事们心目中,海子是一个份量很足的人。他来单位工作已经二十多年了,是资深元老,不仅懂业务、熟情况、会办事,能团结中下层同事,还有着错综复杂的人脉关系,在单位内部具备其它人不可替代的威望。  他完全是一个走“群众路线”的人。  他最大的缺点就是不走“上层建筑”路线,不去迎合领导,敢于同“贪官”们对着干。  有人说他不会做官,也不能做官,要做也只能做管贪官的官。  他最适合做的官就是纪委书记。  谁叫他天生一身正气,天不怕地不怕呢!    二、莘莘学子的雏形  海子出生于一个小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一个乡镇干部,母亲是一个小学教师。家里姊妹三人,他最小。因自小长期生活在乡村,他对生活在中下阶层贫苦农民的窘迫生活有切肤的感触,相对来说他还是有一种优越感。在父母的熏陶下,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就知道了学习和知识对一个人的重要性,并立志做一个对社会有用之人。  从小学、初中到高中,海子一直是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之一。1988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S大学土木系,成为了本地人数不多的本科大学生之一。  海子性格活泼开朗,语言诙谐风趣。用老师同学们的话来说,他是那种不讲笑话不开玩笑不好过日子的人。  记得在高一一次上语文课时,当语文老师走上讲台,大喊道“上课”时,同学们一下子唰地站了起来。这时,海子悄悄地把前排同学的凳子挪动了一下位子。当语文老师喊道“坐下”时,前排的同学落座时跌倒了下来,惹得班上同学们哄堂大笑。  好在海子平时学习成绩很好,老师们总是批评他也不去为难他。在批评中总是夹带着表扬,在表扬中总是夹带着批评。  他富于幻想和思索,常常一个人爬上高山去看那云卷云舒,到滨海去看那波涛起伏。在那明月浩亮的夜晚,他喜欢一个人数天上的星星,体味嫦娥奔月的故事。  听说天体上有太阳系,太阳系之外还有银河系,他反复思忖道:那银河系之外又是什么系呢!这宇宙到底有多大呀!  他喜欢历史、文学和自然,一有空就如饥似渴地读书。他感觉自己知道的东西越多,生活就越丰富多彩。  他每天都在思考一个同样的问题:“一个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荣誉?金钱?好象是又好象不是。  不过,他还是认为,对一个人来说,有一样东西是必须具备的,那就是做人的道德良知。  “己所不欲,勿施与人。”这是海子做人的底线。  他常常对朋友们说:“一个人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是很幸运的,只要我们的父母稍微出一点偏差就不会有我们了。我们一定要过好每一天,爱自己喜欢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其它都不重要。”  海子喜欢过无拘无束的自由人生活,他总是告诫自己:“命里有来终须有,命是无来莫强求。如果为了达到某一个目的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我宁愿放弃。”  这不能说海子是一个不求上进的人,他只想做个实实在在享受生活的人。  海子是善良的。  读书时,他特别关心同学,班上成绩比较落后的同学向他求教,他是来者不拒的。他还时常用自己省吃俭用下来的零用钱接济家庭比较困难的同学。  记得读高二时,一个跟他同乡的好友因交不起学费在学校池塘边哭泣,他知道这件事后就把自己的学费送给了他。  回到家后,他对母亲撒谎说自己的钱不慎弄掉了,结果被严历的母亲狠狠地扇了一记耳光。  海子有海子的志向。  也许由于长期受老师和书本知识耳濡目染的影响,他想做一个靠真本事吃饭的人,做一个为大众服务的人。在与同学们讨论当时比较流行的价值取向时,他最反感的就是“人不为己,天诛一灭”这个观点,比较认同“富则兼善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个观点。  他同样崇拜权力和金钱,他认为这是体现个人价值的风向标。他希望自己将来参加工作后也有权有势,这样他的才华、能力就会体现出来,他也就会活得体面而有尊严些。但他发誓绝不去利用自己的权势一心一意谋取私利,要在保证自己过得下去的前提下,多做一些对社会有意义的轰轰烈烈的大事。  他最在乎的就是别人对他的看法,而不是个人得到了什么实惠。  他常常对自己说:“只要自己身边的人都过得好一点,自己吃点粗茶淡饭就行了。”  他是一个比较讲公道的人,遇事总是用良知去忖度一下,用一个理字去评判。更可贵的是,他认理不认人。  他又是一个豁达的人,不会为了一些小事去与别人斤斤计较。有人说他好老实,放得让,有君子气度。但在原则性的问题上,他是当仁不让的。  他天生就是一个倔强的人,认定了的事和理就不会轻易改变,是一个九头牛也拉不回的犟驴子。  海子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了权或钱后给家乡建一所希望小学。他感觉自己出人头地之后,要为家乡人做一件有影响力的大事,这样自己的人生才会过得真正有意义。  这就是学生时代海子的雏形。    三、奸诈小贪的助手  海子大学毕业以后,在姑父的活动下,被分配到了A市芙蓉区建设局工程科工作。这个建设局是一个正科级单位,是芙蓉区政府的组成局,主要是负责全区市政基础设施的建设管理工作。而工程科又是直接承担市政基础设施建设的副科级下属科室,是建设局的核心机构。  在区政府内部人看来,建设局是一个实权很大的肥水单位,单位一年支出的工程经费比区政府其它局、委、办支出的工作经费的总和还要多。往年在区政府进行下属单位班子调整时,建设局局长的人选是区政府内部科级干部中有来头的娇娇者角逐的焦点,而工程科的科长也是由上面领导推举的红人来担当。建设局局长任职一界后,提拔进副区长的机率很大。  海子参加工作时被分配到了工程科当办事员。他是学工民建的,专业很对口。当时,局里面科班出身的大学生还没有,海子是第一个来的,大部分中层以上干部都是工人出身提干后上来的,有的参加了函授学习,混了个假文凭,一下子就成了“学专业的知识分子”。当时,为了适应机关干部“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需要,单位上那些想求上进的职工不得不临时抱佛脚去高等院校镀金混一个文凭当作“护身符”。  海子来到单位时,局长是原区政府主管城建的副区长下调到建设局当局长的,工程科科长是原副区长特意安插来的亲信。原来的副区长由于长期强行插手工程项目,贪污挪用工程款,事发后受到了区纪委记大过处分。在后来区政府进行人事调整时,主管城建的副区长和现有建设局局长来了个对调,现在的工程科科长又成了局长的红人。  在局长履政的这段时间里,他呕着下调的怒火,不把主管区长放在眼里,不收敛,与工程科科长沆瀣一气,继续玩弄权术、吃工程款“回扣”,干部职工们一个个敢怒而不敢言。  不过,在风声鹤唳的时候,总有一部分知晓内情的老干部通过主动明察暗访,把掌握到的一些局长和科长违法乱纪的线索反馈到了区纪委。区纪委经常派人到建设局了解情况,不是找这个人谈话,就是找那个人咨询,把个建设局搞得满城风雨。  为了维护单位的形象和稳定,争取“家丑不外扬”,区委组织部单独提前对建设局进行了人事调整,局长被挪出了建设局局长这个实权位子,改任另一科级单位的书记。而作为局长红人的工程科科长因失去了强有力的靠山,成为了一只孤掌难鸣的“死老鼠”。职工们经常在背后对科长指指点点的,科长似乎成了“奸诈小贪”的代名词。  这个小科长个子不高、秃头、鹰眼、城府深。他是个学工民建函授毕业的中专生,来工程科当科长已经5年了。以前他在工程科捞了不少油水,每天神采奕奕的。他本事不大架子大,不下苦力做事,心狠手辣,贪得无厌,是一只人人讨厌而又不敢惹的小“老虎”。只要是能占到好处的地方,不管是明的暗的、大的小的,他一点也不放过。纪委好几次来查他的问题,都因为抓不到他的确凿证据,加上上头有人求情保护他,一些事已就不了了之了。  新局长来了之后,几次想把他拿捏掉,苦于对方来路大、资格老,只好将就着让他占着这个位子,不提拔,不重用,还时常向他敲警钟。  新局长时常对人说:“按照他这个搞法,什么单位都会被他搞垮的。单位每年出几万块钱把他养着算了。”  就是在这样一个领导的手下,海子一心扑在工作上,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地工作了十年。在这十年里,海子把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和具体工作结合起来,不仅娴熟地掌握了工程科职责范围内所有行政法规、业务知识,而且对内对外建立起了丰厚的人脉关系和威信,成为了工程科事实上的核心骨干。  科长是个势利小人,他知道自己的名声不好,往上提拔的可能性不大。他每天的心思不是用在工作上,而是利用自己手中掌握的权力索拿卡要,又用贪得的钱财贿赂区里面的一些主要领导,以保证自己立足的这个肥水岗位不调动。为了防止海子上位,不管海子工作干得如何卖力,他不但不领情,反而想方设法找叉子来诽谤他。  为了维护好与科长的关系,单纯和善良的海子在科长面前选择了回避和退让。  由于工作干得出色,局长基于对海子的信任,把工作的担子一步步地向他施加,甚至于很多事情局长绕开科长让海子单独去办。这让科长很不高兴。  职工们都说:“科长是占着茅坑不屙屎,这科长的位子让给海子就好了。”    四、望尘莫及的奢望  海子在参加工作的前十年里,除了没有取得科长的头衔外,实际上科里里里外外的事务都是他在协调运作,科长占着位子不管事,但有好处的事必须由他来支配,对海子又处处掣肘。  参加工作的前几年,海子感觉这样做还习惯,但随着工作经验和阅历的增长,心里也就不舒畅了。 共 20122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哪家研究院治疗癫痫好
患上癫痫病后要如何开始治疗呢